唯艺术

艺空·艺术

蒙娜丽莎

《蒙娜丽莎》是一幅享有盛誉的肖像画杰作,代表达·芬奇的最高艺术成就,成功地塑造了资本主义上升时期一位城市有产阶级的妇女形象。画中人物坐姿优雅,笑容微妙,背景山水幽深茫茫,淋漓尽致地发挥了画家那奇特的烟雾状无界渐变着色法般的笔法。那如梦似的妩媚微笑,被美术史家称为“神秘的微笑”。


持太阳伞的妇人

1875年莫奈以妻子卡美伊为模特儿,画了《撑阳伞的女人》,采用仰视的角度来表现画面的人物,女人半侧着身子,衣褶因为她的转动也在旋转,动态的呈现着这一微妙的动作,而平衡女子动作的是她手持的阳伞。女子脚下顺着微风倾斜的花草,仿佛可以闻到泥土与花草混合的清香。


星月夜

《星月夜》是荷兰后印象派家文森特·梵高于1889年在法国圣雷米的精神病院里创作的一幅著名油画,现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风景在发狂,山在骚动,月亮、星云在旋转,而那翻卷缭绕、直上云端的柏树,看起来像是一团巨大的黑色火舌,反映出画家躁动不安的情感和狂迷的幻觉世界。后印象主义的代表作。


劫夺吕西普的女儿

《劫夺吕西普的女儿》是鲁本斯的一件代表作。取材于希腊神话中主神宙斯与丽达所生的孪生兄弟卡斯托耳和波吕刻斯,合伙抢劫迈锡尼王吕西普的两个女儿为妻的故事。画面上人和马占据了整个空间,人和马的交错动势,产生了强烈的运动感。天刚蒙蒙亮,两个正在睡梦中的少女就被两个壮汉抢掠而去。


舞台上的舞女

《舞台上的舞女》是德加创作的一幅油画,现存于巴黎奥赛博物馆。油画里,舞台上的舞女不是名演员,也不是社会名媛,而是普通演员。画家以她们的舞姿为媒介,刻意追寻光与色的表现,通过对舞女的造型描绘,表现出强烈的灯光反射效果,这幅以室内灯光为描绘对象的作品,成为印象派绘画中脍炙人口的佳作。


达娜厄

《达娜厄》是以伦勃朗的夫人作模特创作的,既真实又有美学意义。达娜厄企盼着宙斯的到来,表现出一种对幸福的憧景与渴望,达娜厄的裸体,被画家描绘得温柔又饱满,伦勃朗运用了一种火一般的暖光聚于达娜厄整个形象。画家伦勃朗把偷情的宙斯画成了自己,这反映了画家对美好理想的憧景。


亚威农少女

《亚威农少女》是一件意义重大的油画作品,不仅标志着毕加索个人艺术历程中的重大转折,也是西方现代艺术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突破,它引发了立体主义运动的诞生。画面左边的三个裸女形象,显然是古典型人体的生硬变形,而右边两个裸女那粗野、异常的面容及体态,则充满了原始艺术的野性特质。


倒牛奶的女佣

《倒牛奶的女佣》作于1658年,构图不很复杂,轮廓较清晰,环境纯朴。将一个简朴的厨房画得很有感情,甚至能令不少观者产生不同的怀旧心理。画中倒牛奶的女佣人是个健壮如牛的村妇,她塞起了胸前围裙的一角,正忙着准备早餐,左边墙角有一窗户,一边挂着一只藤篮和一盏马灯,质感强烈。


生日

《生日》是夏加尔的代表作之一,运用超现实的梦幻手法表现生日的一个梦境:画面上出现的画家本人和爱妻心醉神迷地飘浮在空中,当帕拉手捧鲜花走过来时,他们热烈地相吻。他称自己的艺术是“心理的写实”,他描绘的不是物体的外观形象,而是心理感受的世界,他突破时空的限制,多种形象同时出现于画面。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荷兰黄金时代巨匠维米尔的代表作,是一幅小小的油画,油彩都已经干得开裂,却使得许多看客在画前欲走不能,是什么在震撼他们的心灵?就是画中的主人公——一位戴珍珠耳环的少女。那柔和的线条明亮耳环,尤其是女子侧身回首、欲言又止、似笑还嗔的回眸,被称为北方的蒙娜丽莎。


阳光下的裸女

《阳光下的裸女》是雷诺阿的代表作品之一,这是一幅在印象派画展中,被抨击得最为激烈的作品。裸女身上的光点是阳光穿过树叶缝隙所造成的,却被讥为是“尸斑”。现藏于巴黎奥塞美术馆。他还是女性形象的崇拜者,他说:只有当我感觉能够触摸到画中的人时,我才算完成了人体肖像画。


十五朵向日葵

《十五朵向日葵》是梵高的代表作之一。描绘的是插在花瓶里的向日葵,呈现出令人心弦震荡的灿烂辉煌。画家在表现希望和阳光的同时,依旧表达了这希望与阳光溜走的无情。或许这幅油画反映了画家悲剧而又短促一生接近终结时的心理状态。


沙滩上奔跑的两女人

《沙滩上奔跑的两女人》是毕加索古典时期的代表作。画面中丰满、活跃的两位女性展示出对生活的积极乐观态度,其雕塑般的人体形象更是是一大创新,这既不同于蓝色时期佝偻瘦削的人体,有不同于玫瑰色时期纤弱修硕的人体,而是一种粗大宽厚到不能转肘屈膝的夸张人体形象。看上去极其稳定,体积感十足。


印象·日出

《日出·印象》是莫奈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印象派时代的到来的标志。作为一幅海景写生画, 整个画面笼罩在稀薄的灰色调中, 笔触画得非常随意、零乱, 展示了一种雾气交融的景象。日出时, 海上雾气迷朦, 水中反射着天空和太阳的颜色.岸上景色隐隐约约, 模模糊糊看不清, 给人一种瞬间的感受。


向日葵花束

《向日葵花束》是莫奈的作品,是典型的印象主义手法绘制而成的,画中向日葵插在一个精美的日本花瓶中,在光线照耀下,妖娆盛开,色调清新明亮,光感强烈,静物在室内自然光的照射下,受光部分呈现一种微微的冷色,背光部分因受室内温度环境的影响,呈现一种呈现一种微微的暖色,笔触流畅生动。


错误的镜子

《错误的镜子》于1928年由马格利特创作,描绘了一只人的眼睛,及投射在这只眼睛视网膜上的蓝天白云。在马格里特看来,人的眼睛只是一面错误的镜子,因为它所得到的只是自然的幻影,而不是自然本身。


草地上的午餐

《草地上的午餐》是马奈的作品,画中几个人物构成一个互相交错的三角形,两位男子和裸体女人的肢体互相交缠,这样就把此画的性恋的含义凸现了出来。在之前的油画作品中,只有神可以以裸体的形象呈现,而马奈在这副作品中却打破常规,破天荒的将普通人的形象描绘成裸体,这在当时是极其反叛不被接受的。


拾穗者

《拾穗者》是米勒的著名油画,是现实主义的典型代表作,现珍藏于巴黎奥赛博物馆内。描绘了三位农妇在收割后的麦地上捡拾麦穗的情景,没有什么戏剧性的事件,也没有任何有趣的情节,在广阔的田野上,远处堆放着高高的麦垛,满载粮食的马车和农夫们奔波忙碌着。也让人体会到淳朴与自然的深刻意义。


播种者

《播种者》是米勒的作品,刻画了清晨正在播种的一个农夫,他穿着简朴,身背装着种子的破旧口袋,阳光在地平线初现。然而,在遥远的地平线这一头,在黑暗阴沉的大地上,农民正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他行走于暂时未被照明的土地上,为未来的果实播下种子。


晚钟

《晚钟》是米勒的知名作品。画面相当简洁,暮色中一对农民夫妇听见远处教堂的钟声响起,便放下手中的农活,低头默默祈祷,为平安度过一天而祝福。两位农民的形象虔诚和朴实,男人手拿帽子低头默祷,农妇双手合在胸前,身边有简陋的农具,小推车和装土豆的麻袋,身后一遍田野,远处隐隐可见教堂的样子。


《梦》是毕加索对爱的完美体现,这幅画是毕加索立体派描绘女人形象和新古典派风格相结合的产物。描绘了一个在梦境和现实中的少女,只用线条轮廓勾画女性人体,置于一块红色背景前,女人肢体没有作更大分析稍作夸张划分,色彩也极其单纯,是形象极端自由性,线条和色彩自由组合的杰作。


人投鸟一石子

《人投鸟一石子》是米罗的代表作,画面看上去很简单,蓝和黄把画面分割开来,画的右前方立着由软绵绵的曲线构成的形状奇特的人左后方则是一只鸟,石子在画面留下了它运动的轨迹,黄色沙滩隐喻了乳房和性器官,这是画家对情欲——生命原动力的幽默赞美。


网之外

《网之外》是波洛克一手提颜料桶,一手用笔滴出来的,呈现出来的就是颜料本身一层层交错覆叠的物质感、材料感和空间感,直接而具体,画面没有中心,色线绵密的像网一样彼此纠缠着,有的地方密不透风,有的地方出现一些不规则的色块,泛上来的黄灰色斑成为全画的最亮点。这种作画方式被称为行动绘画。


永恒的记忆

《永恒的记忆》是达利早期的代表作,令人震惊,画面一片死一般的沉静,没有人影,也没有鸟兽,在一片荒凉的旷野上,只有几个软绵绵的钟表,或在枯枝上,桌台上,不明物上,在这幅幻象中,一切事物不近情理,却又可知。表现人心中的幻觉,创造出了一种现实与臆想,具体与抽象之间的“超现实境界”。


最后的审判

《最后的审判》是米开朗基罗的代表作,画面巨大,占满了西斯廷天主堂祭台后的整面墙壁,描绘有400多个人物,大致可分为4个阶层,最上层是天国的天使,画面中央是耶稣基督,下层是受裁决的人群,最底层是地狱,这幅壁画的中心主题是人生的戏剧,人注定要不断背离上帝,罪孽深重,但终将得到拯救。


舞蹈

《舞蹈》是马蒂斯的代表作之一,在极为简单的画面中,表现了充满跳耀感的生之欢愉。线条是舞蹈流动的痕迹,而色彩使得抽象画面更为干净,线条和色块在马蒂斯那里非常合乎美感地融合起来,产生的空间感让舞者有了自由舞蹈的姿态,5个舞者相互协作,群舞的一致性让舞蹈自然产生生命感和由此带来的喜悦。


红色餐桌

《红色餐桌》是马蒂斯的代表作品。画中有一女人在餐桌前,全间房间都是红色的,台角,椅脚都不见了,完全不理二维、三维之关系,全幅画重视颜色的协调、和阶,用绿色作为红色的对比色,又没有不协调,但有对称,有回应到红色。画中物象都没立体感,颜色更多的是感悟,这也是展现了画家马蒂斯毕生追求。


《泉》是杜尚的代表作品。这是他称为“实物艺术”的作品之一,因为他使用了早已存在的物品,杜尚把这件作品提交给一场艺术展作为挑衅,这件作品以及提交这件作品的行为,被认为是20世纪艺术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带胡须的蒙娜丽莎

《带胡须的蒙娜丽莎》是杜尚在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复制品上加上了式样不同的小胡子。于是美人的神秘微笑立即消失殆尽,画面一下子变得稀奇古怪荒诞不经。杜尚将经典名作当作公然嘲讽的对象,展示了他真正渺视传统、无视约束的品性,把反艺术推向了极致,给后继的艺术运动以新的启迪。


埃斯塔克的房子

《埃斯塔克的房子》是乔治·布拉克的代表作品,在这幅画中,房子和树木皆被简化为几何形,他以独特的方法压缩画面的空间深度,使画中的房子看起来好似压偏了的纸盒,而介于平面与立体的效果之间,画中的所有景物,无论是最深远的还是最前景的,都以同样的清晰度展现于画面。这幅作品深受塞尚影响。


塔希提岛的牧歌

《塔希提岛的牧歌》是高更描绘的如梦幻般诗情画意的塔希提岛的田园风光,两位少女,一个似乎刚洗衣归来,一个正在吹牧笛,树上开满鲜花,猎犬在草地上,一切都显得宁静浪漫。在这里高更使用的是平面化手法来描绘,画面富有异域情调,并透出一种神秘的气息,展示出东方艺术的单纯美和装饰性的魅力。


我的祖父母,我的父母

《我的祖父母,我的父母》是弗里达的代表作之一。


与猴子的自画像

《与猴子的自画像》是弗里达的代表作之一。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死亡的思考》是弗里达的代表作。


姐姐克里斯蒂娜的画像

《姐姐克里斯蒂娜的画像》是弗里达的代表作


构成第十号

《构成第十号》是康丁斯基伟大的“构成”系列的最后之作,也是相当特别的一件作品,因为画家康丁斯基使用了很少用到的黑色当背景,而这实验使画中的主题有了华丽的璀璨感,缤纷飞舞的小色块,更使它充满了欢乐的幻想气氛,画作创作于二战爆发同年,表达出画家康丁斯基对残酷无情战争的一种嘲讽。


黄-红-蓝

《黄-红-蓝》是康定斯基的代表作,通红,黄,蓝等不同的色彩组合,让欣赏者融入到那曼妙的色彩艺术之中。


夜间的露天咖啡座

《夜间的露天咖啡座》是梵高的晚期作品,用了梵高最喜欢的蓝色与黄色作为主基调,画中的夜晚并没有给人压抑之感,而是多了几分和谐欢畅,那时梵高的心情应该是自由快乐的,暂时忘却了生命的孤独。蓝色与黄色两种颜色,一个诉说着恬静,一个代表着喧闹。


威尼斯大运河

《威尼斯大运河》由莫奈创作于1908年,莫奈总是对他的妻子说:威尼斯太漂亮了,不好画。但一个美国朋友邀请莫奈去威尼斯作画,他还是欣然前往,莫奈为他租下的大运河边的一所豪宅,画了37幅威尼斯的风景,这幅画是从波波罗广场的船坞眺望圣玛丽亚的巴洛克教堂和波光中的倒影。


雅典娜与半人马仙托

《雅典娜与半人马仙托》是波提切利的作品,取材于希腊神话:宙斯劫夺欧罗巴来到克里特岛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弥诺斯,成了克里特王,他娶了帕西淮为妻,不安分的帕西淮和一头公牛偷情生下一个人牛各半的怪物肯陶洛斯,后被关进迷宫以避丑闻,本作描绘的是帕拉斯捉拿肯陶洛斯情景。


红衣主教肖像

《红衣主教肖像》是画家拉斐尔在1510到1511年间画的一幅肖像油画,现被收藏于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西斯廷圣母

《西斯廷圣母》是拉斐尔的代表作,由圣母和圣徒组成的三角形构图,庄重均衡,圣母和耶稣表现了母爱的伟大。塑造了一位人类的救世主形象:她决心以牺牲自己的孩子,来拯救苦难深重的世界,画面像一个舞台,当帷幕拉开时,圣母脚踩云端,神风徐徐送她而来。


红磨坊街的舞会

《红磨坊街的舞会》是雷诺阿纪念碑式的作品。雷诺阿潜心探研光线在人物上照射的效果,他曾经尝试叫画作里的珍娜坐在秋千上,坐在窗边,描绘凑够树叶间隙射出来的太阳光影,捕捉阳光倾洒与衣襟的美景,集合光影与色彩的探索,在广阔的庭院里,阳光从林间洒下,少女们谈笑风生,翩然起舞。


提着水罐的小女孩

《提着水罐的小女孩》是雷诺阿的作品。这幅油画中的小姑娘,一头金发,鲜艳的圆脸蛋上一双蓝眼睛很显眼,嘴唇是玫瑰红的,她穿着一双高纽扣的鞋子,衣服上有着漂亮的花边,她站在画的正中央,在她的脚下,一条带着桃红色弯曲的小道与她的小腿颜色几乎混为一体,并巧妙地把花园里的花木分为了两部分。


阿黛尔·布洛赫·鲍尔的画像

《阿黛尔·布洛赫-鲍尔》是克里姆特在1907年以沥粉、贴金箔等特殊手法创作的,被誉为“奥地利的蒙娜丽莎”的,画中人是奥地利制糖业富商费迪南德·布洛赫·鲍尔的妻子,阿黛尔身穿一件黄金衣服,仪态优雅、眼神迷离,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掩饰一只残疾的手指。


《吻》是克里姆特的代表作。这幅以金色为主调的装饰壁画,表现了人类永恒的爱情主题,这儿描绘着一对热烈拥抱亲吻的恋人。在一片细碎的花丛上跪着一位被男子拥在怀里的姑娘,她身着象征女性的圆形图案长裙,皮肤白皙,姿态柔媚,陶醉在恋人的热吻中,整幅画几乎所有的地方都采用了金色作底,辉煌灿烂。


珍妮·艾布特尼

《珍妮·艾布特尼》是莫迪里阿尼的代表作,画中女子是画家生活上的伴侣和绘画创作的最佳模特,她不顾父母强烈反对,和莫迪里阿尼同居,并育有一女,也因为珍妮无怨无悔的爱,使莫迪里阿尼这个时期的作品显得更成熟。头部倾斜,脖子细长,眼睛为核桃形,好象山中秋天的湖水,流露出无限的哀怨神情。


春情

《春情》是蒙克画的作品,描绘的是半夜来了第一次月经,身体不由颤抖的少女,像是要保护自己似地两腿紧闭,双手放在前方,莫名其妙的不安突然袭击着少女,那不是对月经初潮本身的恐惧,而是对今后要开始迈入的未来人生感到不安,画作表现的是青春期少女的内心世界。


呐喊

《呐喊》是蒙克艺术巅峰的画作,超越了画家们个人的不安,一直在诉说着人类灵魂深处尚未被唤醒的不安和恐惧,在画面上方,绛红如血的天空中央,有画家潦草的笔迹“只有疯人才画得出”几个小字,那便是蒙克的呼喊,他始终认为自己过于敏感的神经是遗传所致,对他来说,是血缘诅咒导致自己变疯。


洪水泛滥中的小舟

《洪水泛滥中的小舟》是西斯莱的作品,在绘画性处理上都是以灰色、淡蓝色和个别棕色调子之间的微妙变化为基础。然而,这种水汽弥漫的平淡无奇的感觉,在西斯莱的笔下却变成了一种迷人的感觉,变成了神话般的境界,到今天,人们再去马尔港的路旁,还能够看到这座平平常常的可怜的房子。


夜巡

《夜巡》是伦勃朗最著名的一幅作品,在当时的荷兰集体肖像画相当重要,但是伦勃朗早就对这种陈旧俗套的标示方式感到不满,伦勃朗接受订画时,就决心不把所有的人物都平等的排列在画面上。正式名称应该是《班宁·柯克上尉的民兵连》,描绘的是白天的景况,却误认为是黑夜。故一直沿用《夜巡》的名字。


《泉》是库尔贝最后一幅画大型的裸体画,学院派的技巧与寓意性的风俗画的结合。作品的隐喻来自安格尔的《泉》,虽然有神话的寓意,但库尔贝还是要画出自然的身体,不是安格尔的美女,没有的水罐的流水,而是真实的山泉和岩石。当时一个评论家这样写道:这个杜省奥南人心中维纳斯的臀部奇丑无比。


在海浪中的女人

《在海浪中的女人》描绘了一个在海浪里洗澡的女人,双手向上抱着胳膊,袒露着洁白丰满的乳房,动作优雅而迷人。


抽烟斗的人

《抽烟斗的人》是库尔贝的自画像,这幅画富有灵感,暗红色的背景,灰色的上衣,带有灰绿色阴影的白色衬衫,黑色的头发和胡子围笼着带有橄榄色阴影的微红脸部,脸画得犹如提香的手法那有有力。在深暗背景上的形体,使得这个“得意而调皮、富有幻想的、似乎沉醉在熏污烟斗的烟雾之中的”脸充满吸引力。


雷雨后的峭壁

《雷雨后的峭壁》中库尔贝以面向生活的原则,以写生为依据,描绘了雷雨后的峭壁、海湾、小船。特别是峭壁的描绘雄伟壮观,成为整幅作品的焦点,并支撑着画面的结构。这是画家库尔贝胸襟与精神的艺术映象,它坦荡、辽阔、博大,奔腾不息的奇伟景象给人以深刻印象。


世界的起源

《世界的起源》是库尔贝的惊世骇俗的一幅作品,以写实的手法,以严肃和庄重的态度去画女性生殖器的,画中一位仰躺的裸女,大腿分开,没有丝毫的轻浮和亵渎。这是一个革命举动,因为那时候绝大多数人认为世界之源来自上帝,而库尔贝偏偏说世界之源来自人类,而且来自女性生殖器!


大宫女

《布罗格利公主》是十九世纪法国新古典主义的代表画家安格尔在七十三岁时完成的作品。模特儿裸露的削肩,以及从胸部到腰部过短的距离,都是安格尔独特的夸张手法,这种经过计算构图显得画面更加协调。


布罗格利公主

《大宫女》是画家安格尔创作于1814年的一幅油画。画中人们首先注意到的是人体的比例,背脊、双臂和大腿都比实际要长,这种人为的夸张手法是有效的,因为观赏者立即被这个非同一般的宫女的体形和色彩所吸引住了,她斜卧在缓罗被褥当中,右手提起背景上的慢帐,彷佛要使自己的姿色浸透整个空间。


路上散步的人们

《路上散步的人们》是梵高于1890年创作的作品。


《泉》是安格尔最负盛名的一幅作品,花了30多年才最终完成。描绘了一位手举水罐的裸体少女,她以古典的歇站式姿态立于泉水边,右手弯在头上,左手托着一只大水罐,泉水正从罐中流出,寓意少女的纯洁清灵,画面保持和谐流畅的韵律。整个画面显得圣洁完美而典雅,可以说是安格尔古典理想美的集中体现。





Copyright © 2019 杭州艺空网络